64Sforme

怀揣珍珠 沉默不语

《与前男友约会指南》2

上一篇戳首页

双花现代paro

恋人之间慢慢破镜重圆设定

ooc注意wwwwwwwwwwwww









张佳乐还挑了蛮多的东西。

大一点的例如画架固定石膏和水桶先被孙哲平给抱到了收银台,剩下张佳乐一个人蹦蹦跳跳的在颜料区仔细选细管和粗管。

他一边挑一边嘀嘀咕咕着“颜料怎么贵了量还少了”之类的话,掠过一排排整齐按色系划分的丙烯后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他的美术是不是跟着孙哲平一起学的?



那时候张佳乐才刚刚上四年级。
正是机动战士高达之第08MS小队和灌篮高手风靡的年代,那会他天天上课睡觉下课跑去影音店眼巴巴的等新碟,凭着同学打掩护居然还从来没有被抓过。一开始还美滋滋的珍藏着盗版碟,但有一天张小花同学偶然旁听了一次有关作者与版权的讲座后回家义愤填膺的把盗版碟全都给扔了:我这个忠实高达粉怎么会干这种事呢!作者居然还拿不到钱!
到六年级快毕业那时候张佳乐甚至把一直对动漫不感冒的孙哲平拉进了坑。期末微机派位他俩被放到同一中学后张佳乐更加是美名其曰的“为了一起考入一个好高中就要从现在开始”死皮赖脸要孙哲平一起陪他去学美术,其实是张佳乐看了漫画一年后的某天某瞬间:他想当漫画家的念头作崇。
还没上正经美术课之前张佳乐都是自己暗戳戳的买那种16元一沓的A4纸在上面临摹自己喜欢的人物图片,还时不时画一点自己的原创。那时候一直以为上课就是学如何画漫画的张小花同学还兴奋了好久,没事就去少年宫混脸熟。然而当他连着上了一周的美术课之后他彻底懵逼了:不是画人吗?为什么天天画方块? 但他仍旧安慰自己,这是对没有天赋学生的基础!

后来过了三个月后意识到学素描起码要学两年的张小花终于忍不住摔笔:我不学了!我是来画学漫画的!

但张小花同学又转念一想,逃兵肯定不能是我一个人!
又撺掇着在打3ds的小孙哲平:学美术太浪费时间啦!我们把钱退出来出去打游戏多好!把钱花在快乐上!
小孙哲平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就不学了啊?
张小花嘟囔:真的很无聊好吗?天天画方块,你看过我画的漫画吧?你觉得我这种奇才要埋没在这种地方?
孙哲平那还当真是放下3ds思考了一下:还行。



当然后来他俩爸妈发现他俩假借父母的名义把钱退出来并花光的时候,都被打的下不了床。




张佳乐这么一回想,乐了。他想到孙哲平小时候被揍的鼻青脸肿还犟嘴的时候,差点笑出声。

他一个人抱着一大桶笔一边傻笑一边走到收银台,但看到孙哲平背对他的高大的身影和宽厚肩膀,张佳乐又有点出神。他觉得物是人非来形容不对,那带着了点负面的意思,但他又找不出别的词来形容。
他抱着一大桶笔然后从架子上拿下一盒口香糖丢进去。
“大孙!”张佳乐从过道里走过去把笔扔给他,看着男人转头,张佳乐觉得和记忆中那张鲜活倔强的脸有些重合。

到底是哪儿不一样了呢?张佳乐兀自想。



他俩从服装店里出来后就已经差不多快六点。
北京这个时候刚好是华灯初上夜幕低垂的下班高峰,车辆川流不息打灯让行人有点晃眼。都市ol带着疲惫不堪的表情,提着晚餐匆匆忙忙从行人道走过。

张佳乐蜷着腿坐在副驾驶上用手划开空调吹出的雾,等着孙哲平从星巴克里出来。张佳乐是真的不饿,暑假后他作息一直不太规律,常常是打游戏到十一二点然后跑下楼到夜宵摊吃个馄饨,有时候困意来了甚至就不吃了。他本来打算晚上带孙哲平去吃一点本地做得好的风味小吃,但一出停车场孙哲平就没影打电话才知道。
张佳乐坐在车里安安静静地斟酌了一下,还是从后座的环保袋里拿出发票对照着给孙哲平划过去一笔钱。
为什么需要斟酌呢?因为张佳乐真的怕孙哲平会退回来。

真的很尴尬。

之前他们俩出去消费也不会太高,主要是张佳乐觉得食物好吃就行太不注意排面,带孙哲平这种富二代吃的最多的也是麻辣香锅和麻辣烫,也是他付钱,毕竟他要孙哲平这种本地北方人陪他吃重口他到底过意不去。
后来孙哲突然开始时不时会送他一些贵重的奢侈品张佳乐才明白:是不是不好意思啊!一开始只是袖口、领带之类东西张佳乐觉得属于情侣之间的小情调;直至后面送了他一只Cartier的手表他才开始警觉。他觉得才交往几个月就送这么贵重的东西可不行,自己在网上查了官网价格后用支付宝划了钱过去。但没想到几分钟之后孙哲平又划了回来,张佳乐又划过去,来往好几次张佳乐寻思应该是不能拂了别人的雄风,还是悻悻的收下。这事到底是张佳乐心里的一根刺。那表自从那以后就放家里好好着没动过,因为他总觉得用了就跟养小白脸似的,而分手后张佳乐也就顺势把这块表寄还给了孙哲平。

但现在也不是情侣关系了,孙哲平应该不会把钱划回来吧,张佳乐如此想。手机对面也没有什么动静,过了快十分钟后伴随着车门开关孙哲平才点的确认。

孙哲平提着两杯红茶拿铁和一个小袋子。他把其中一杯和可颂扔给他:路太挤了。本来想带你去山盛吃饭,今儿星期六不提前预定没有位子。
张佳乐喝了一口咖啡:没关系啊,谁能比谁的胃娇贵。

他撕开可颂分成两半,一半自己嚼着一半塞进孙哲平的嘴里。

走吧。张佳乐说,他喝着咖啡把面包咽进肚子里,从这里过去路上挤一挤时间就应该差不多了。

他又顺手打开车内电台。

温柔安静的女声正在翻唱张惠妹的人质:

在我心上用力的开一枪,让一切归零在这声巨响。

张佳乐想打开手机刷今日头条缓解车内没有话说的尴尬。然而当他还是觉得要说点什么并还在苦苦思考该如何找话题的时候,孙哲平率先开口了。


张佳乐,孙哲平目不斜视的盯着前面的路况轻轻的说,跟我分手时你怎么想的啊。






风风火火的小苏总 2

垃圾文笔 当作兴趣博君一笑!

朱老板这事可真是在房地产圈闹的沸沸扬扬。


朱老板本名叫做朱本顺,43岁,正是男人一枝花开始展示实力的时候。相比起二三十岁,多了沉稳和淡定,但又和五六十的英雄暮年不同,身体刚好还支撑的住自己的雄心壮志。他之前和苏晓樯以及几个著名的房地产龙头企业共分享中国市场这一块蛋糕,但没想到他居然又私底下又插手了医保这块,顺着今年的趋势利润大涨成本降低那真是赚了个满盆钵。本来平时每次招标现场朱老板都会亲临现场,坐镇指挥,但今年居然人都没有派来一个,冲着他最近在房地产圈也没什么大动静还真的很多人以为:朱某这是嫌做房地产利润不大了,没有做药好挣,打算金盆洗手了。

直到最近几个月突然被爆出严重的偷税漏税,连着他名下几十家收钱的挂头公司都被查了个彻底,还没等年过完就被判了个刑抓了进去。

做实体经济,还不说是房地产这种相对暴利的行业,就例如食品娱乐,对交税也可是相当的严肃认真。毕竟你怼天怼地怼同行怼外行都好说,但你一架子打到了国家、中央头上,这么明目张胆的让谁说都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太岁爷上动土毛爷爷的面上放屁。再说了,做苏晓樯这一行,大部分跟二十个人下的人打交道彼此都要留些薄面,不触及底线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且时间长了就积累点人脉后但凡是认识个的税务局的内务,他们都会悄悄告诉你:合理避税是可以的。
苏晓樯觉得这个朱本顺也是电线杆上装鸡毛——好大的胆。就疫苗这块,中国上下几十亿人的需求量就算成本高到吓人那利润也不低,何况一支疫苗多少钱?占了百分之五有吗。除去一些必要的钱,那妥妥的百分之五十纯利润全进了他朱某的口袋。居然还敢在税上动脑筋,苏晓樯真是觉得不怕死。

欲壑难填。


她本身是跟这个人没什么交集,硬要说那就是朋友的朋友的太太跟他太太在一家美容院做美容,她自己跟朱本顺倒照面都不曾打过。说句难听的,在哪个行业潜规则都是存在,就算做到高层了性别歧视也存在,大多也是从:“这么年轻就做到hr是有干爹吧”到“那家里肯定是有钱”。苏晓樯一开始一个项目是在朱本顺的弟弟手上,她朋友告诉他朱本顺弟弟听朱本顺的,她马上就提着两条烟一箱酒登门拜访。那朱本顺竟是门都没有开,第二天她才知道原来这个朱本顺是有点大男子主义,认为凡事成功的女人后背都有一个更加成功的干爹。后来苏晓樯盯着合同吐舌,那他就是嫉妒我咯!苏晓樯另一个行业朋友又突然猛然说:说不定是怕他老婆看见。

手上有点闲钱养情妇包二奶苏晓樯早已见怪不怪,甚至有好几次跟着她老板养的女人出去做美甲护肤。手上有点钱自然就要花出去。有些人喜欢名车,有些人喜欢烟酒,自然有些人喜欢女人。为自己喜欢的东西花钱不理所应当?她对于忠诚二字确实也觉得挺玄乎。那是不是金屋藏娇把情儿藏好掖好一辈子不被发现就是坚贞了?柳下惠就真的柳下惠?就好像世界上本来有鬼你却看不见,你就觉得没鬼。

但真的不存在鬼怪了?

有首歌叫做北京北京,苏晓樯有次听了还真唱的对。北京真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地方,一个睡了你转身踹了你的渣男。以梦想自由机会吸引你在这里消耗一二十年,等你年老色衰后立马让你滚蛋换新一批又一批和你当年一样有冲劲梦想的少年少女。苏晓樯今年虽然才二十岁,但那真真就是看着合作老板身边清秀可人无辜漂亮的女孩换了一个又一个,个个是垂涎欲滴就像是盛满着今日新鲜的露水的珍珠。就像是早上让花店送来的新鲜百合,第二天泛黄老化就立马扔掉插新的。苏晓樯到真的没看见过哪个情儿顺利上位成功,大多是玩腻了就给一笔钱踹掉,有的姑娘拿钱去整容做医美保持肌肤的吹弹可破继续留在小开圈里,有的拿去开淘宝店当起了带货网红,有些就直接花掉然后安安静静回老家嫁人。苏晓樯有时候觉得女孩们有些可怜,但又很尊重她们:拿青春做赌注难道不可畏?

苏晓樯很多时候真就是看破不说破,碰到某位最喜欢养情儿的老板的几十年发妻甚至可以言笑晏晏的开玩笑:姐姐,妹妹悄悄的告诉你,x哥那可是最清白的!好几次打麻将晚了就留在酒店开房他还不肯,说怕老婆误会。

记着有一次,苏晓樯一个朋友在三环的一个专门用来吃喝玩乐小楼刚刚装修完成就邀请了苏晓樯在内的一大帮朋友去唱k摆烧烤玩游戏,结果苏晓樯在客厅屁股还没坐热门就被气势汹汹的打开了,一个头发凌乱但长相酷似张韶涵的漂亮热裤女孩提着酒瓶冲了进来,环视一周最终在苏晓樯的脸上定下然后酒瓶就砸了过来并高声质问:就他妈的就是你是不是?幸好在门口没有来得及挡下的保安这时候发挥了作用:拦住了酒瓶把这个疯疯癫癫的女孩然后带了出去。但这一闹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八成是谁招惹了自己都搞不明白的野桃花。现在苏晓樯仔细回味都觉得这女孩倒是真的太拎不清了:万一刚好砸到了正宫呢?

苏晓樯现在想想都暗嘘。

她接手她爸的事业后既混迹于这个属于六七十年代因改革开放而成功的富豪面前,可以听听当年的腥风血雨英雄分荆州,顺便学着看眼色;又属于她本身年龄的圈子:大胆活泼青春做事不怕后果。而这两种遭遇足够让苏晓樯在同龄人面前冷静做事做到真正的成熟,又可以在自己伯伯爸爸辈面前卖弄天真博取好感。

但有时候苏晓樯却不会为这种遭遇:感到成长且变得越来越游刃有余带来的喜悦而开心,她越长越大就越想回到17、8岁。

倒了八辈子的大霉了,苏晓樯有时候觉得这比当年那个男孩不爱我还要痛苦。

乐乐最好命 (上)


超级ooc!!!!!
超级小短篇未完待续就上下!!!
校园高中生恋爱paro!!!!!!
高雷预警







孙哲平是真的生气了。

张佳乐看着微信记录第一百次下结论到。

他开始敲敲打打,仔细的斟酌着要说的话。



七天前他不明白孙哲平为什么会生气,七天后他也不明白。
孙哲平和张佳乐在一起三个月了,而今天是这是第四个月的第一天。张佳乐觉得在一起时有点稀里糊涂不明不白,但的的确确又是是他先动的心,他先表的白。
那个晚上他甚至准备了一大堆台词来描述春江花月夜卿不可负佳人,又准备了一大束象征浪漫的玫瑰和蓝色妖姬。但最后居然一个都没用上:在月光下看着对方灼灼的眼神紧张的直接抛出了最不加修饰的喜欢,僵硬而尴尬的揪着衣角等答复。随后孙哲平笑着轻轻的在他耳边说了句好啊,牵住他的手就走出校园。

幸福来的太突然张佳乐都觉得第一个月跟梦似的,后面才慢慢恢复正常:一起走路不会同手同脚、吃饭不会再逼迫自己一口一口的小口吃。而且张佳乐慢慢发现当孙哲平的对象那真是多了好多福利:早上可以吃到热乎的豆浆油条包子,体育课有人陪他一起罚跑,晚自习可以抄到最完美的数学作业。而且孙哲平出乎意料的会过日子,时不时会带张佳乐去一些他之前从未发现的好玩的地方、风味小吃多的地方,游戏厅抓娃娃有一手又能在市图书馆给他逻辑清晰的讲题。

张佳乐对这个男朋友简直不要太满意。


但直到七天前的孙哲平单方面冷战开始,这福利就断了。

早上孙哲平不会再刻意的等他上学,中午也不会等他去食堂买饭,晚上张佳乐热脸贴冷屁股问题孙哲平也冷冰冰的讲,不会再问他听懂了没有。

张佳乐有点委屈,但他实在是不懂自己错在哪里。有好几次他去找孙哲平问自己错在哪,孙哲平就冷冰冰的要他自己想。

我想破脑袋也不明白啊!


张佳乐后来也有点拉不下面子继续去找他,一边一个人委屈郁闷的思考七天前自己干了什么事,一边在网上可怜兮兮的找孙哲平没话找话聊。

有时候张佳乐想干脆我也生闷气算了,他会不会反过来哄我?但他一直没敢付出行动,毕竟感觉是自己有错在先,而且他真的怕孙哲平会直接分手。



乐乐乐乐 18/8/19/20:16

晚上好!

大孙(备注) 18/8/19/20:26

晚上好。

乐乐乐乐 18/8/19/20:26

你吃过了吗!


大孙 18/8/19/20:30

吃过了。


乐乐乐乐 18/8/19/20:31

你吃什么了?!我今天晚饭就吃了披萨,我觉得做的还行,有点咸2333333



张佳乐等了挺久没等来回复,到十点半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孙哲平有可能已经睡了。
他捧着手机思考了几分钟,最后还是犹犹豫豫的用语音发过去一句晚安。

睡觉前张佳乐突然想到了一个情侣之间的魔咒:十天之内不和好必然分手。张佳乐恨死了自己平时没事就陪老妈看言情剧的心,一边又担忧上了。

真的会分手吗?

“要好好生活哦”

下午太嗨
晚上熬夜干正事😭

今日是否有烟霞

短篇少年期伞叶注意⚠️⚠️⚠️








ooc预警⚠️⚠️








是一个短篇的叶被抓回去后苏沐秋小朋友如何找到他的故事⚠️⚠️













叶修瞄了瞄送自己上楼的保姆,脑袋里还是空白。


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牵扯着着实疼。叶父下手太狠,从脖颈到脚背,每一个地方都打的青青紫紫,几乎没有完好的皮肤。身上的冷汗倒是早就湿了衣服,紧紧的贴在伤口上。有知觉的地方动一动就疼到抽气,没有知觉的皮肤已经泛白。
他看着二楼吊灯下的闪闪发光的鱼嘴口官窑瓷器和制作精美的壁画,脑袋发晕。但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事实:他被抓回来了。


事情发生在一个普通的星期二,天气一改之前的阴冷和刮着风,开始变得莫名其妙的温和,出的太阳把网吧招牌上的一点点积雪全给融化了。
叶修趁着苏沐橙去买饮料的功夫悄悄地和在竞技场打匹配的苏沐秋讨论:我发现网吧对面医院的后面有个巷子,专门卖女生饰品的。苏沐秋抬头,迅速的明白他在说什么。只是有点诧异:连着你那份,我早就给她准备好生日礼物了。叶修开玩笑道:又是装备是不是?她好歹已经15岁了吧,是不是越来越不太好糊弄了.......。苏沐秋瞪了他一眼,拿胳膊狠狠的撞他,三下五除二的把对手解决完后关掉电脑:走,去看看。

这倒也不是叶修和苏沐秋历年来都敷衍苏沐橙,倒只是苏沐橙乖,回回生日就只要求在他俩人的储备库里挑一些颜色漂亮的边角料的装备或者普通的掉落材料。稍微贵一点就有可能周末是一起去m记吃玩具套餐或者在kfc点个带饮料的全家桶。

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正值15岁的少女怎么会有不爱美的道理?

苏沐橙从小就生的灵动漂亮,缎子似得长发和漂亮有神的大眼睛,在福利院就被各种院长叔叔阿姨喜欢着。且正值青春期身材也匀称苗条,随随便便套着苏沐秋宽大的t恤出门倒垃圾也会被小流氓吹口哨。苏沐秋还拿这件事跟叶修说了好久,脸上带着“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迷之表情,偶然瞟到电视上的女明星后随后又道:沐橙她就算去演电视剧也吊打一片,她的脸可是纯天然的。



对面的女生精品店的的确确在一个种满满天星的巷子的拐角处,店面做的十分可爱精致,门口摆着hello Kitty的巨大模型。有点像藏在钢筋水泥里的小巧洛丽塔。
叶修和苏沐秋走到门口后叶修就神神秘秘的给他让出一条道,手插兜里要苏沐秋自己一个人进去。苏沐秋觉得莫名其妙:不是你带我来的么? 你又跑去哪里啊。 叶修点点头:你自己先去店里挑个呗。我们俩分开送俩礼物。苏沐秋想了想,应头说好,又约定了地方一起汇合。

然后叶修的记忆断片于此,再醒来就看见叶父生气铁青的脸和手上的皮带。

要不是他身上还穿的是苏沐秋的红色连帽衫,叶修还真当做了一场有关少年逃亡的梦。

他收拾了收拾自己,给自己涂了点药,好得是捡起了些许久不回家变得生疏的记忆:他轻车熟路的从床板下翻出落了灰的psp3000,擦干净后又放了回去。他现在脑子还混混沌沌,一点都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甚至对于他被打了这件事还有点的将信将疑。不过叶修倒也没有就这么呆呆地坐着,脑子里慢慢的整理整件事的头绪。

现在夜里十点半。今天的夜晚星星十分明亮,比起之前颇得一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时不时还通过窗吹进一些凉爽舒适的风。叶修的房间在二楼,这小区的区址好,森林环绕且还有一片漂亮的自然湖,所以从叶修房间望去倒让他抬起的眼睛感到十分舒适。

咚。


叶修窗外一突然响起一声沉闷的撞击。


咚————嘭!


似乎是什么东西撞到了他房间阳台上的雕花,随后又是东西被狠狠摔在地上的声音。


叶修推开门,他和苏沐秋的眼神刚好对上。


苏沐秋逆着光正攀上阳台,身姿矫健,微风把他略长的头发吹的在昏黄的路灯下微微浮动起来。

“找到你了。”



叶修着实是饿了,晚饭叶父就没让他上桌,被彻底打扫的房间也没有什么小零食。他嚼着苏沐秋给他打包的盖码饭,含糊不清的问他:“你怎么找到我的啊?”
苏沐秋蹲在一旁一边掏东西一边打量他的房间:“简单呗,跑过来的。”叶修不太明白:“跑过来?我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被带走的,跟绑架似的。你怎么知道啊?”

苏沐秋白了他一眼,这最多只是带离家出走的亲儿子回家好吗?答道:“我在那里等了你挺久,你一直没来我就猜你被带走了。刚好经过红绿灯看到一辆奇怪的加长林肯就跟着。后面弯弯绕绕倒是跟丢了,不过我记下了车牌。 ”叶修惊呆:“你怎么那么确定车上就是我啊!”“电视里不都这么演的吗!而且一辆加长林肯出现也挺奇怪的好吧!”说完苏沐秋顿时也有点尴尬,他忽然也不太确定他那时候怎么那么肯定。

叶修抽出另一只手给他竖起大拇指:“你真厉害,你要不不打网游去当私家侦探好了,还蛮赚钱的。”

苏沐秋无语很久,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一只云南白药:“路上买的。用得上吗?”

“我擦了,”叶修撩起后背一点点衣服,“总感觉涂了药之后更疼了。”但他仍从苏沐秋手上拿走药,甩甩手:“备着。”
苏沐秋看着他无所谓的脸,踢他一脚:“疼死你算了。”

“对了,沐橙你交代了吗?”叶修突然问道。
其实苏沐橙一直都不知道叶修其实是离家出走的叛逆小孩,反当是和他们一样福利院身份长大。

苏沐秋摇摇头突然面露悲色,“我和她讲其实你是一个黑道风云人物的私生子,今天被抓回去继承家业了。”

他们俩又插科打诨好久,直到明黄色的月亮一点点的扩大,直到和波光粼粼的湖面像幅画似挂在他俩眼前。
“我走了啊,”苏沐秋拍拍屁股上的灰,“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要不你今晚跟我回去呗。”

“我可是全身挂着彩的唉,”叶修摇摇头,“现在还剩下四个小时马上天亮,那还要跑的挺快才能回去。而且伤口确实蛮疼,动一下就真的不行了。等我伤口养好了再说吧。暂时跑不出去喽。”

苏沐秋沉默。

叶修接着又说:“你不应该高兴吗,全服第一输出终于轮到你了!”
“滚。”
苏沐秋开始收拾行李。
“等一下,”叶修说着从鼓鼓囊囊的地方抽出一条带钻的链:“下午给沐橙买的项链。那店我上次去看过了,都不适合她。我今天看了看别的地方选了这个。你不是买了个吊坠么?挂上呗,我觉得可以。”

苏沐秋顿了顿,接过:“蛮好看的。“

叶修的眼睛弯成月牙:“我眼光一直不错!“

苏沐秋重新在阳台上套上绳索,借着月光再次看清叶修的脸。叶修笑的看着他:“记得常过来看看我啊,无聊死了,这儿没有电脑。”

苏沐秋这次没有立马回应他,直到叶修看着他顺着水管爬下楼才听到闷闷的一声:“嗯。”


这天气到底是属于冬天的。

《与前男友约会指南》1

双花现代paro

恋人之间慢慢破镜重圆设定

####ooc注意⚠️####







当张佳乐磨磨蹭蹭从楼里下来看到孙哲平的后一秒,他后悔自己没有怎么打扮就下来了。

现在是五月份第二个周六的上午八点,孙哲平穿着皮衣带着细杆墨镜蹲在他那辆黑色卡宴旁边,一边逗猫一边和小区区委会的邻居阿姨拉着家常。漂亮柔和的自然光打在他有棱角的脸上,伴随着男性猛烈的荷尔蒙上镜的像时尚芭莎的男性封面特刊。

张佳乐扶着渔夫帽想了想,没打招呼先上楼拿了墨镜喷了点香水再折身回来。

这次倒是孙哲平先发现他,把手中的逗猫棒放在了地上。直了直背脊站了起来。


“乐乐。” 孙哲平喊他。







 这是张佳乐和孙哲平分手后的第一场约会。

其实张佳乐一直都迷迷糊糊的,有点不清不楚:恋爱过程中和他俩平时相处没有很大的区别,只是从各回各家变成了顺理成章的滚在一张床上。他一直都觉得谈恋爱真的挺靠缘分,凡事讲究个对眼。他和孙哲平从小就是竹马竹马,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在一起上下学互相抄作业吃夜宵烧烤打游戏,感情一直都不错。不过高考后孙哲平出国读大学就没有联系了。等孙哲平几年后回国后再遇见发现对方居然是同一个圈子且彼此都看得上眼属性相合——二话不说一拍即合。张佳乐当时真的没想到几秒钟决定的事情,甚至对方都是抱着玩玩的心态,居然还算安安稳稳的在一起了挺久。不过几个月的一天,没有小三没有炮灰没有人生的大起大落,发现不那么想谈恋爱时张佳乐就平静的分了个手。

没有爱的火花了呗,分手当天的晚上张佳乐在电话里和朋友下如此结论到。

分手后两人似乎也没有什么剧烈的感情波动——该吃吃,该玩玩,该睡睡。甚至失恋必经之路喝得烂醉都没有过。不过分手后两人也一直没见面,到分手第三个星期才陆续恢复了朋友圈点赞,一个月才恢复私聊。因为平常两人都没有在朋友圈发照片的习惯,确切的算,这是几个月来的第一次,不管是在什么维度的看见对方。

今天孙哲平特意约张佳乐出来也没有别的,目的也相当的欲盖弥彰:朋友酒吧的庆祝,一般要带一俩个朋友去扩大人脉的那种。甚至酒吧名字和人名都没有提,张佳乐在微信上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找我呢? 孙哲平那边停顿了挺久,发来一句话:我觉得你比较好看,给我涨面子。这句话让张佳乐刚开始看到有点楞瞪,回过神来后心里有点窃喜:我是他ex中长得最好看的。
况且就算分手,也算是朋友是不是?张佳乐想,一起参加个party也无伤大雅!


坐上车后张佳乐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偷偷用余光打量孙哲平。
孙哲平的身材一直管理的很好,这也是张佳乐这个口味如此挑的人在一起的理由之一——孙哲平里面穿着白t外面是黑色哑光的皮衣,紧实的腹肌和胸肌微微的撑起和脖子上的脖链几个平行的弧度。裤子版型也刚刚好衬出漂亮饱满却不夸张的肌肉线条,脚上是某高定牌的带扣做旧马丁靴。他的头发也清清爽爽,没有张佳乐讨厌那种满大街烫头染发的油腻感。

他好像这些日子过得不错,也不知道也没有交往的对象。张佳乐没由来的想。


孙哲平发动车后侧身从后座里拿出打包好的珍珠奶茶递给张佳乐,先开口:“顺路就买了。还挺难买的。三分甜是不是?”
张佳乐一直都很喜欢喝奶茶,而且很挑,一定要波霸全冰三分糖加芋圆。用他的话来说:一定要是这个配方要不然喝奶茶就没奶茶味了。

奶茶到手有点湿涔涔,还是冰的,在这种颇有些炎热的天气喝的确很享受。

“谢啦。”张佳乐撕开包装纸插进吸管。

“我刚刚问了问,他那里下午才开业。”孙哲平摘下蓝牙耳机,开出小区,“上午装修出了点问题。”
“你上午有没有事?”孙哲平驶上高速,侧头看他。
“没什么特别大事。”张佳乐想了想,咬着吸管临时做了决定,“既然下午才有活动,那我去世贸天阶那块买点画材。你朋友的酒吧不也是在靠近朝阳区这块么?你到时候发定位位置给我。”张佳乐双修学位,副修就是西方美术史,时不时需要自己的卷袖子捣鼓捣鼓的那种。


“好像是不是不顺路?这样,你把我放在磁器口。地铁方便。”张佳乐又说。

孙哲平继续开车没有回答他,倒是岔开话题反问:“你上次回青岛什么是时候?”

“不记得了……五六月份考研过年就没回去。”张佳乐的老家在青岛。等张佳乐考上大学后张父张母嫌环境不好搬回去了,现在是张佳乐一个人住在北京。

“你回去了?”张佳乐后知后觉顿时有点想笑。他一想到他妈抓着孙哲平聊日常唠嗑人生大事譬如有没有结婚在哪里就业贷款买房在哪落户等等琐碎孙哲平尴尬的表情就有点乐。

“回国的时候刚好要去青岛见朋友,顺便一路见了伯父伯母。”

孙哲平是实打实的本地人。因为从小在一起长大的缘故张佳乐和孙哲平对对方的家庭一清二楚,往来也十分的熟络。即使后来孙哲平一家从机关大院里搬出去了关系也一直十分深厚密切,都把对方的父母当作亲人一样对待。

“伯母要我跟你讲你要找时间回去一趟。他们说你上次回去是上一年了。我这次还帮他们把你空出来的的房间很多没用的东西给清了。”孙哲平慢悠悠地说,“他们真的老了。你的书桌都搬不动了。你相片倒是一堆堆的没给扔。”

“我明白。”张佳乐顿时有点心虚,“我这不是考研忙嘛......放暑假就有时间了。”

“我一直想给伯母一起买点衣服,上次去还有点唐突,”孙哲平接着说,“确实是很久没有见到了。他们身体还不错。”
“这么客气做什么啊!没关系没关系的。”张佳乐大口吸着珍珠,“你还能记得她她肯定高兴的不得了了!”

“伯父伯母腿脚也不方便,去商场也挺难的是不是?”

“而且你还不在身边。提东西就很麻烦了。”

张佳乐真的很怀疑他是不是疯狂的在道德绑架他。
他直了直身子,“好吧……”

“那你等下就跟我一起去,我还不知道伯父伯母穿什么尺码。”
“去银泰?”内心很虚的张佳乐直接默认邀约。

“世贸天阶。你不是要去买东西么?先买东西再去买衣服。”孙哲平不动声色地打着方向盘。




TBC.





你说江南朦胧烟雨。